奇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万法无咎 > 第一百三十章 巨擘根底 契约还赐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一百三十章 巨擘根底 契约还赐

作者:巡山校尉

推荐阅读: 我的极品女友最强医仙混都市魔门败类美女的贴身医圣毒医娘亲萌宝宝至尊重生倾世小毒医我从凡间来破局龙魂战神

返回目录

    钟魁将此图卷张开,顺着食指所指,依次讲解。

    这方天地之内,巨擘宗门一十二家,海内六家,海外六家。

    晋宁道上宗尘海宗,及南斗宗,星门,九重山,定盘宗,御虚宗六家,皆属海内。

    六家之中,九重山掌门百里开济,南斗宗掌门有琴文成,御虚宗掌门桑蕴若三人,已然臻至日曜武君之境,堪称镇卫一宗之柱石。而另外三家,眼下恰好处于大能失位的空窗期。

    讲到此处,钟魁轻抚下颌,言道:“本宗尘海宗,以及南斗宗、定盘宗三家之中,我尘海宗在四百年前便立下继位之人,尝试破境玄关。至于定盘宗,百六七十年前,亦曾定下一人。唯有星门一家,最近千余载以来一直不曾物色到合适人才,或有几分可能走上扶持外人成道的道路。”

    说到这里,钟魁眼皮微微一跳,好似又有意无意的瞥了归无咎一眼。

    他不曾明说的是——

    钟魁之所以甫一见面便单刀直入,言及此甚深机密。暗中缘由,便在于他在尘海宗内,曾面见门中那位“候选”不止一次。

    此人名为乐思源,在五百载前便修到明月境巅峰。钟魁亲眼见其以一敌六,胜过六位明月境长老联手。论修为之精,气象之妙,的确是钟魁毕生阅历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从前钟魁从未想过,会有同境界中人压过乐思源一头。

    直到今日遇见归无咎。

    归无咎气机之微妙纯和,通融返照,似乎与天地之气交相辉映,明显是乐思源所不及的天外境界了。

    功成上境,所靡费的修道资源,是一个惊人之极的数字。寻常名门,纵然将千载积蓄搬空,也未必能够敷用。既然乐思源能够成为尘海宗之候选,那就说明必是有一定把握的。

    换言之,如归无咎之层次,得了相等机缘之后,成功的几率势必更大。

    作为尘海宗内颇有地位之人。在一息之间,钟魁也曾想过。是否站在宗门这一头,暂与归无咎虚与委蛇,然后密告尘海宗执掌,暗中下手除去归无咎这个潜在威胁。

    但这个念头随即便被钟魁抛却了。

    乐思源本来便是既得利益之人,就算为他铲除一桩威胁,他也未必会如何感激;指不定随手赏赐一些下脚料于自己便罢。而襄助归无咎寻一条明路,却有可能获取十倍百倍的利益。

    钟魁轻啜一口茶水,又道:“海外六宗。其实真正相距迢远的,唯有四家。而上玄宫、玉蝉山两家,却是扎根立业于距离云天洲陆东、南边缘不过数十万里的巨岛上,说来倒是与海内六家走得更近一些。”

    “六家实力,向以上玄宫为尊,自不待多言;除却上玄宫之外,掌门为日曜武君修为者,同样是两家宗门:断空门,赤雷天。”

    “眼下暂无武君坐镇的宗门,自然便是余下三家:水冥宗,玉蝉山,双极殿。”

    “这三家后继无人,已持续了数百载时间。只是五十年前,听闻双极殿出了一位俊彦之士,或许有望上位。”

    归无咎若有所思道:“如此说来,便只余下水冥宗、玉蝉山两家。”

    钟魁连连点头道:“正是。归道友若要求得破境玄关之机缘,十二家巨擘宗门之中,唯星门、水冥宗、玉蝉山三家,或可一试深浅。”

    归无咎笑道:“如此机密讯息,甚感钟道友高义。”

    钟魁连连摆手,叹息一声,道:“机缘巧合,天予良缘。既是归道友的机缘,又是钟某之机缘。”

    钟魁心中,的确以为是自家的机缘到了。

    因他虽然身任尘海宗观风使一职,往来消息、协从拜见的事情做得不少;但就算加上那些不托底的风闻讯息,至多也就能窥见五六家底细,决计没有将十二家巨擘宗门扒个底掉的神通本领。实是因为大半年前尘海、星门两家执掌商议机密,钟魁恰好服侍在侧,意外听见机密。

    恰好过了不多时,钟弼便寻上门来,岂不是天赐予机缘?

    说到这里,钟魁又道:“其实……如归道友这般修为、却又出身下宗之人,身份甚为敏感。古往今来,借客卿之位成道者固然不乏其人,抑且个个都在修道界中留下偌大声名,播之后世……但是行事不慎而崩殂的,亦为数不少。”

    “归道友须得小心了。十二大宗,每隔数十、数百载便有求贤令颁下,网罗下宗英杰。但是以归道友如今修为,若非星门、水冥宗、玉蝉山三家投榜,其余门户,却是不宜前往。尤其是尘海宗、定盘宗、双极殿三家,最是微妙,尤不必与之有所瓜葛。”

    归无咎心中一动,言道:“钟道友金玉良言,归某记下了。”

    正题讲毕,归无咎命人开了宴席,与钟魁、钟弼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叙。

    钟弼还好,他虽是明火山执掌。但很显然,在今日来此之前,兄弟二人已经有了约定,将出风头卖人情的机会,交由钟魁这新面孔身上。

    而钟魁却时而抬首,时而踱步;言不在焉,似乎心神不定。不复为归无咎讲解局面之时的从容洒脱。

    归无咎心中一动。自袖间取出一道青皮书卷。

    然后又命呈上笔墨。张开书卷,龙飞凤舞,不过十余个呼吸,便留下一书。

    归无咎笑言道:“钟道友位列巨宗,见识不凡。我云峒派纵有甚奇珍异宝,只怕也入不得道友法眼。以此为酬,道友多半是看不上的。只得别出心裁,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还望道友勿要嫌弃。”

    话音未落,已见归无咎食指一点,当中逼出一点精血,坠落于图卷之上,立刻化开,呈现为誓约法符之形。

    钟魁一扬首,面上难掩惊愕。

    正事做成,正要好好宴饮一番,求个畅快;他之所以扭捏磨蹭,自然是为了一个契约准信。

    但是如此重大之事,难免略微有些商议余地,问明所需,抑或讨价还价。如今归无咎不与他商量,便独立立下契约……莫非,是保准了提出的条件,定能使自己满意不成?

    怀揣着三分犹疑,钟魁将契书接过来看。

    只一望之下,钟魁面上红光陡然一涨;双目圆睁,反复再看一遍。然后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指,逼出一点精血落下。整个过程迅捷无比,好似生怕归无咎反悔一般。托住书契的左手,亦可见微微颤抖。

    钟弼心中一奇,探头来看。却见书契之中所言的是——

    若是钟魁今日所留讯息为真,异日归无咎果真在星门、水冥宗、玉蝉山三家中的一家,寻得破境机缘。那只消归无咎驻世一日,便护佑钟氏一日平安。除此之外,钟氏若有甚难处,归无咎可代为出手三次。

    如此条件,钟弼只觉得不可思议,头脑微微发晕。

    锦上添花,不若雪中送炭;好风借力,扶人于展冀之时。钟弼料到了这一步棋或许有极高的回报;但却未想这位云峒掌门,竟有如此豪气!

    这一回,自己那好孙儿又赌对了。

    休看其兄钟魁眼下风光,但列家巨擘大宗之职司,并无世袭一说。若是其后辈功行不足,人走茶凉再常见不过。一旦钟魁不在,至多只需短短百载,前辈余荫、人情,便能完全消磨干净。

    而一位日曜武君,寿二万余载。有此一卷契书,等若立下一家至少二万余载根基的世家。如此家族,访遍数十道、数百家名门,也未必能够寻得出几家来。

    而所谓的“三次援手”,其实未必真正需要如何出力。只需寻一个机会,露上一面。让世人皆知你背后靠山是谁。往后行事,自然无往而不利。

    但对于归无咎而言,却并无太大负担。因他早已看穿“真幻间”之秘,所以才能如此大方,许下大愿。不愁这二人不死心塌地襄助于己。

    见钟魁迫不及待的立下契书,归无咎暗暗点头,又笑言道:“钟掌门。你待如何说?是如法炮制,而是另有章程?”

    方才二人说话时,有意无意已经言明。虽然他二位是嫡亲兄弟,但是眼下早已分家,往来亦甚少。归无咎留于钟魁的契书中,所谓“护佑钟氏”之言,自然指的是钟魁一脉,与钟弼无涉。

    至于钟弼这一头,须得独自立下契约。

    钟弼眉头拧出五六道深纹,双手环搓,似乎心中纠结难缠。

    犹豫了好一阵,钟弼终是咬牙言道:“如此厚赐,钟弼不敢领受。钟弼这里唯有一愿:吾之嫡孙钟业,也算有两分资质。愿就此拜在归掌门坐下。”

    钟魁原本欣喜万状,沉浸其中。此时闻言也不由惊诧,心中暗道。当年自己这兄长素来行事稳妥;不想如今却是愈赌愈大了。又或者是爱孙心切,以至于未能冷静抉择?

    就一时而言,自然是拜在上修门下更为亲近。但师徒之间,本只是“一世之缘”。若是一两千载后其徒弟殁了,师尊是否提携其血脉族裔,实是两可之间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所以从长远来看,自然是两万载护佑更加实惠。

    除非你有极大把握,拜入门下的这位定能成材,将来得以继承衣钵,甚至青出于蓝。如此,当然是你赚到了。

    只是这几率之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就钟弼之本意而言,自然以为得到将来的日曜武君长久护佑更为实惠。但是来此之前其孙钟业千万叮嘱,归掌门允下的任何回报,无论看上去如何丰厚,皆不要去接;只将这一道条件提出。

    如今局面,皆是钟业一手谋划。钟弼思前想后,还是依照其孙之定计行事。

    归无咎也有些意外。心念一转,回味当初钟弼之孙钟业的神采气象,终是言道:“可。挑个吉利时辰,便让令孙入我山门。”

返回目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