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随波逐流之神龙传奇 > 第六章 相思成灰(十一)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六章 相思成灰(十一)

作者:随波逐流

推荐阅读: 我的极品女友最强医仙混都市跟乔爷撒个娇至尊重生美女的贴身医圣魔门败类毒医娘亲萌宝宝龙魂战神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倾世小毒医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卷 第六章 相思成灰(十一)

    休息了一夜,青萍和兰君都觉得精力尽复,第二天启程,一行人离开了姑衍驿,折回原路,继续北上。一路行来,沿路风光越来越见荒凉,放眼望去,只见遍地冰雪,只有在那些被狂风将积雪扫除干净的乱石泥丘上,才能偶尔看见枯黄的草根,一路行来,鸟兽绝迹,又兼朔风呼啸,飞砂走石,不见天日,难以辨别路径,幸而贺楼启与赫连行都是路径谙熟,若无他们带路,只怕就是走个十天半月,还在这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转圈子呢。杨宁和青萍绕道蜀,一路东行北上,也曾见过许多大漠风沙,但如此荒凉寂寥的景致,却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然而听赫连行说起,他们是沿着河道而行,周边已算得上是水草丰茂之地,若是不慎偏离了方向,数十里之外便是戈壁荒漠,寸草不生,沟壑沙丘,交错纵横,一旦误入其,就是识途老马,也难免晕头转向。赫连行说者无心,杨宁和青萍却都想到,若非是在于都斤山见到了贺楼启,他们两人和平烟,势必还要自行北上,一路艰辛自不必提,若是不慎迷途失道,别人也还罢了,青萍却是多半会撑不住,想到此处,都是不禁暗自庆幸,对于贺楼启,却是更多了几分感激之意。

    行程甚是艰难,自于都斤山至大鲜卑山,辗转行来,将近五千余里的路程,又是冰雪封道,鸟雀绝迹之时,若是大队人马同行,携带足够的食物饮水,自可以随时随地停驻,他们一行仅有五人,又是轻车简从,每日至少要行上几百里地,才能寻到合适的宿营之地,虽然所带骏马都是千里挑一的良驹,又是数匹换乘,其颠沛苦痛,甚是难言。十余日之后,贺楼启、赫连行自是精神健旺,兰君却已是形容清减,而身子最弱的青萍更是渐有形销骨立之姿,杨宁忧心忡忡,便再不许青萍自己骑马,白日和她同乘,用内力护住不让她经受风霜之苦,还可倚在自己胸前时时休憩,晚上宿营之时,又坚持不懈的将真元渡入青萍体内,免得她损耗过甚,以致毒,如此一来,果见成效,青萍虽仍然神色疲惫,毒伤却是没有复的迹象,凡是杨宁,因为真元损耗不是打坐调息便可轻易恢复,杨宁内功精纯,眉宇间已经显出倦怠之色。

    这般情景,贺楼启三人自都看在眼里,只是既不能相劝,又不便相助,惟有快马加鞭,只盼早一日结束这段旅程,回到擎天宫,到时候,既有名医调治,又有能压制毒性的地火黑风,便不虞青萍的毒伤生变化了。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第十三日上,刚刚翻过一座沙丘,兰君便望见一泓冰湖,湖边营帐绵屹如云,隐约可见牛羊在帐幕之间倘徉,不禁大喜,回头喊道:“青萍小姐,你醒一醒,我们要到家了,你看,前面就是我们戎人的王廷,今天晚上就可以在国师的行宫歇息,从王廷往擎天宫,就是乘车,三天时间也尽够了,而且沿途都有我们戎人的部落,再也不用风餐露宿,可是要好走多了。”

    青萍倚在杨宁怀,苍白憔悴的容颜带着浓浓的倦意,听到兰君的呼喊声,勉强睁开双眼,只见眼前一片晶莹,无边无际,几与天连,虽非烟波浩渺,却是恍若明镜琉璃,不觉心旷神怡,叹道:“却是好地方,想不到大漠深处,还有一片汪洋,莫非,这就是你曾说过的北海么?”

    兰君摇头笑道:“这可不是北海,这里是俱伦泊,北海在西北方向,将近千里之遥,群山环绕,海面寥廓,景色可比俱伦泊还要壮丽几分,而且北海现在还未封冻,俱伦泊从十一月就开始结冰了,要到明年六月才能化冻,不过北海虽好,却非是我们戎人独有之处,那里胡人更多,还有许多旁的小部族,不像这里,百余年来,都是我们戎人的家乡,水草丰美,天下无双,你若是不信,等到夏天再来这里游玩,说不定再也不想回原去了”

    青萍闻言微微蹙眉,只觉兰君话外有音,然而仔细瞧去,只见兰君数日来风尘蒙蔽的面容显出焕然神采,一双澄碧色的眸子透出无尽神往之色,便知道她这番话乃是出自肺腑,便也微微一笑,道:“好啊,若是我到时身子无恙,便和你一起到这里来游玩,你可要尽地主之宜,不可慢待了客人啊”

    兰君闻言微微一愣,这才想起青萍的毒伤还需国师大人救治,也不知道过了六月能不能医好,根据自己听来的片言只字,似乎很是难医,若是连国师大人也束手无策——,一想到这里,兰君连忙转过念头,不敢再深想下去,只因这些时日的相伴,她早已将青萍当成闺挚友,若是青萍的毒伤难愈,便也感同身受,想要安慰青萍几句,却又知晓这个汉家的女孩子,性子却如烈火一般,自己若是违心劝慰,只怕反而惹得她不快,想了半天,终于只是涩声道:“我其实也不常下山来,对这里的情形只是略知大概,若是当真带着你出去游玩,只怕会迷路呢”

    青萍微微一笑,眼前这个胡女的心思,比水晶还要透明,比冰雪还要清澈,她性子虽然爽朗,却因为身世经历,并无多少知交,想不到却是在塞外异族之,遇到了一个如此知心知意的朋友,不觉心温暖,正要说几句话让兰君宽心,贺楼启却是不耐烦地道:“将来的事情多说无益,好了,这里看着据湖边不远,实则至少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别耽搁时侯了,快赶路吧。”说罢双腿一夹,也不扬鞭,所乘骏马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奔而下,赫连行拱手相让,杨宁略一颔,毫不客气地策马跟上,赫连行向兰君打个手势,兰君吐了吐舌头,甚是感激国师大人替自己解围,扬鞭追了上去,她虽是女子,骑术却是精良,杨宁又是与青萍同乘,不过片刻,就已经追上了杨宁,却又略略放缓马,和杨宁并马而行,不时用马鞭指点周围景物,沙丘之下,随风不时传来银铃一般的笑声,显然青萍也十分欢欣。赫连行见状微微一笑,前程已然不远,他也不急着赶路,催动坐骑,牵着另外几匹空骑缓缓追了上去。

    他们这一行人虽然不多,却是带着十几匹马,如此呼喝驰骋,早已引起四下游弋的牧人注意,不多时一支负责巡查的十人队迎面而来,为的壮硕汉子目力甚强,远远望见贺楼启的面容,犹自不敢相信,狠狠加了一鞭,率众驶近,确认无误之后便下马拜伏。贺楼启神色淡淡,只是伸手虚扶,并无多言,反是赫连行提马上前,出言问讯,那汉子毫不犹豫,铿锵有声地说了一大段话,他身躯壮硕,左颊有一道血红的疤痕直抵眼角,相貌狰狞丑陋,然而答话之时,神色恭顺服帖,简直如绵羊一般驯服,形容与神色毫不相称,令人心底生出强烈的冲突之感。

    赫连行与那武士说的乃是戎语,杨宁自然一句不懂,他心思单纯,也根本懒得理会身外之事,青萍却是心细如,不肯放过些许端倪,她早知深入戎地,若是言语不通,难免成了瞎子哑子,故而早早便向兰君请教戎语,兰君心思单纯,也不觉有什么关碍,自是尽心教导,青萍聪明伶俐,前后不过十几天功夫,就已经粗略通晓,虽然赫连行与那武士一番对答如连珠炮一般,对谈话所涉及到的人物地点也颇感茫然,言语之又夹杂着许多陌生的音节,想必不是常用的词语,兰君并未教授,但是青萍根据前后语义,连猜带蒙,却也听懂了三四成,

    赫连行一开口便是向那武士询问戎王的行止,这并不奇怪,贺楼启远道归来,理应与戎王一见,顺便通报联姻事宜,询问戎王所在之处,多半是要前去相见,令青萍深感诧异的是,那武士对于赫连行的问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仅将戎王带着武士去山猎熊的事情说了出来,就连戎王最近新纳了一个妃子的私事,还有鞭死了几个奴仆的琐事都说了出来。她虽然浪迹江湖,却毕竟出身不凡,熟读经史,汉人的皇帝最重私隐,虽然臣子们勾结内侍揣测圣心的事屡禁不止,然而以泄禁事、泄禁语惩治臣下的,更是不绝于史,戎王虽非原天子,想必也是一样的道理。这名武士肆无忌惮,仿佛眼里只有国师,并无王上,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想到此处,青萍心一动,仔细向那武士看去,她虽不是武功绝顶,却也勉强算得上是一流身手,若是不惜自保,甚至能与颜紫霜、奥尔格勒这等高手一搏,眼力自也不凡,再加上这些时日常与杨宁、平烟、赫连行、贺楼启这等人物相伴相随,耳濡目染之下,更是进益不小,一眼看去,便觉这个武士虽然气度沉稳,根基扎实,练得却是外家功夫,绝非是擎天宫一脉相承,只是寻常的戎人勇士,听他拜伏之时的自称,仿佛只是一名十夫长,这样的低级武士,虽然身份卑微,却才是戎人兵马的根本力量,又见他所率的那一小队戎人武士都是毕恭毕敬,毫无诧异之色,显然将此举视若平常,若是戎人最底层的兵将,都将贺楼启视若神明,置于戎王贵酋之上,这已不是功高震主所能形容得了。

    明白了这一点,青萍心千回百转,思绪如潮,一忽儿觉得贺楼启如此作为,乃是肇祸之端,纵然武功绝世,天下第一,也难免他日之患,此番自己前来求医,贺楼启并不为难,是否要将其利害点出来,也算略偿恩德,一忽儿觉得贺楼启是何等样人,贵为宗师之,岂会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多半是因为身毒伤,无暇顾及这些旁枝末节,自己便是好意相劝,也不过是徒乱人意,一忽儿又想到若非汉王妃廖水清以毒伤牵制贺楼启,这等雄才伟略的枭雄人物,只怕早就一统胡戎两族,挥兵南下,自己纵然与李还玉有不解之仇,就是看在廖水清的面子上,也该些许容情,转瞬却又想到李还玉昔日毒害自己的狰狞面目,只觉快意恩仇,岂能姑息养奸,越想越觉得心头烦乱,忽然间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人物仿佛融入层层光影,再也看不清楚,青萍心头一凛,知道自己不合在长途疲惫之际扰乱心神,相思绝毒竟然在此时作,此番作更与往日不同,仿佛是潮水决堤,一不可收拾,她想要出声召唤,却是口舌麻木,出声不得,转瞬便没有了知觉。

    幸而杨宁自始至终都在留意青萍的境况,蓦然惊觉怀爱侣身子忽冷忽热,并且不时地颤抖,连忙低头看去,只见青萍牙关紧咬,两颊红若榴火,大惊之下,也顾不得赫连行正与那戎人武士叙话,策马上前,急急道:“前辈,青萍的毒了,这可怎么办?”

    贺楼启原本正在凝神细听那武士的禀报,闻言转头望去,目光在青萍面上一掠而过,心头闪过几许忧虑,看来这小丫头的毒伤可比自己当年要重得多了,他素来决断甚快,当下毫不犹豫地道:“不能再耽搁了,你将剩下的长相思都给这丫头服下,然后和我回宫,只要到了宫,只要这丫头还有一口气,我保她平安无事,赫连,你留在王廷,先将联姻之事禀明大王,然后再带着兰君回宫,我们先走一程了。”

    在贺楼启吩咐赫连行之际,杨宁已经颤抖着将晶莹剔透的葫芦药瓶从怀取出,当日在地神山,他得知青萍竟然藏了药之后虽然不敢责备,却是将药瓶强行夺了过来,生怕青萍再行以鸩止渴之事,想不到,今日自己竟要亲自动手喂药,他虽然不甚懂得医理,却也明白,此举可谓置死地而后生。将三粒药丸倾出,放到青萍唇边,然而青萍已经昏迷,又兼牙关紧咬,根本无法吞咽,杨宁心痛不已,却也只得捏住青萍两侧颊车穴,缓缓用劲,好不容易让青萍张嘴将药吞了进去,幸好这药丸入口即化,否则青萍喉头僵硬,只怕药丸根本无法下咽,虽然如此,杨宁仍是轻轻帮助青萍按摩咽喉肌肉,直到确信药已服下,这才略松了一口气。

    这时,贺楼启业已交待完毕,飘身下马,凛然道:“骑马恐怕来不及,咱们只能步行了,你这几日损耗太甚,可还能撑得住么?”

    杨宁早有此想,抱着青萍跃下马来,毅然道:“前辈放心,弟子功力虽然浅薄,连奔几日几夜,还是不妨事的。”

    贺楼启微微点头,也不言语,身影一闪,已经化成淡淡轻烟,转瞬便已到了百丈开外,杨宁毫不犹豫地紧紧跟上,他们本就师出同门,施展的又是同一种轻功绝学《千里一线》,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三人就已消失在视野之内,旁人也还罢了,最多惊叹一番,赫连行却是瞳孔微缩,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侍奉在师尊座前,却从未见过师尊施展如此绝妙的轻功,而且偏偏与这原少年差相仿佛,心千回百转,只觉得许多疑惑蓦然有了答案,望着擎天宫的方向,赫连行默然无语。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