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狐妻的虐夫日常 > 第八十六章:这是要她做皇后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八十六章:这是要她做皇后

作者:旧依

推荐阅读: 我的极品女友最强医仙混都市跟乔爷撒个娇至尊重生美女的贴身医圣魔门败类毒医娘亲萌宝宝龙魂战神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倾世小毒医

返回目录

    众人今日都在兴头上,所以散的晚,冷墨轩和白羽径直回了惊鸿阁。

    高倩奄奄的看了冷墨轩的背影一眼,然后带着昊儿回望舒院。

    “昊儿,以后爹爹叫你,你就过去,那是你爹爹,怕什么?”高倩蹲下来,很是认真的对昊儿道。

    “可是,昊儿就是怕。”昊儿一直低着头,“爹爹喜欢昊儿吗?”

    “当然了,你可是你爹爹的嫡长子,爹爹就你这一个儿子,当然喜欢你了。”

    昊儿听高倩这么说,抬起了头。

    “那明天我们一起去爹爹的院子看他好吗?”高倩道。

    昊儿点点头。

    第二日一早高倩便带着昊儿来到青松院,今日冷墨轩歇息,不用去朝中。

    “夫人,侯爷不在,一早就和白主子出去了。”阿才道。

    “不在?”高倩看了一眼昊儿,“你知道侯爷干什么去了吗?”其实不问也知道,侯爷和白羽出去还能干什么去,可就是不死心的还是问了出来。

    “侯爷应该是和白主子去骑马了。”阿才这个人憨厚,随口便告诉了高倩。

    骑马这个词重重的落在了高倩心上,冷墨轩还从来没有带她或者昊儿骑过马。

    昊儿扯了扯高倩的裙角,“娘亲,爹爹是不是不愿意见我们?”

    这句话说得高倩更心疼,但她却不能在昊儿面前漏出来,她含笑蹲下来,摸摸昊儿的头,“爹爹怎么能不愿意见我们呢?爹爹是忙,要不咱们晚上再来?”

    昊儿乖巧的点点头。

    郊外,冷墨轩和白羽各自牵着一匹马在河边缓缓而行。

    白羽拿出一方手帕交给冷墨轩。“那方手帕坏了,我扔了,这是我重新绣的,我可是和绿俏认真的学了好久,虽然还是不好,但总比以前强多了。”

    冷墨轩接过手帕,打开来一看,和上次一样绣的还是两瓣桃花,绣工是真的比上次强多了,最起码这次一看就知道白羽绣的是桃花。

    冷墨轩小心的将手帕折好收起来,脸上一直挂着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

    这边高倩的丫鬟来报,说侯爷叫了人接乐安出去玩。

    高倩觉得奇怪,要带乐安怎么早上不一同带了去,现在叫人回来接。

    “回来接乐安的人你可认得?”高倩问丫鬟道。

    “不认得,那人眼生的很,不像是府中的人。”

    有个念头在高倩的脑中闪过,却只是一闪而过,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她的昊儿她还操心不过来呢。

    于是便叫那不认得的小厮将乐安带走了。

    小厮带着乐安出了侯府,上了马车便一块帕子吾在乐安的口鼻处,没一会儿乐安便昏了过去。

    马车一路疾驰,进了皇宫。

    傍晚冷墨轩和白羽才回到府中,却怎么都不见乐安,一问之下才知道乐安被带走了。

    冷墨轩盯着高倩看了许久,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他怎能不知高倩为何这样,他也想一碗水端平,可有时总是不由自主。

    白羽也没说什么,高倩这人不怀,一个正常的人,谁会没有点嫉妒心呢?

    冷墨轩和白羽此时已经猜到了这件事是谁做的。

    果不其然,不出一个时辰的功夫,宫里就来了人,让白羽自己入宫接乐安回来。

    这都是明摆着的事了,分明就是梁齐想出这么个法子,以乐安作为人质,胁迫白羽入宫。

    白羽这一去,怕是就很难出得宫来了。

    冷墨轩拉住白羽,满脸写着担心,他虽然很是关心乐安,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白羽就这样进宫。

    原本那边他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却没想到梁齐来了这么一招。

    “放心吧,我是谁,这点小事难不住我的。”白羽道。

    听到白羽这么说,冷墨轩却还是紧皱着眉头,他手腕使力,轻轻一扯,将白羽扯入怀中。

    借着这个机会在白羽耳边低声交代着他的计划,告诉白羽在宫中如何保护自己。

    马车拉着白羽一路进了宫中,有人争破头的往这个金牢笼里走,有人却唯恐避之不及。

    梁齐有多荒唐,他居然让后宫的所有嫔妃都出来迎接白羽。

    这就使得白羽一下马车,就看见一群穿着华丽的女人应狠狠的看着她。要是眼神能杀人,怕是她已经死了几百回了。

    梁齐见白羽下了马车,立刻快步上前,笑盈盈的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白羽并没有什么好脸色,直接道:“乐安呢?”

    “你一入宫,朕便让人将乐安送回了侯府。”

    “如果我没猜错,皇上是不准备让我回去了?”白羽道。

    “这是什么话,寝殿朕都命人给你收拾好了,回那侯府做什么?”

    哼,白羽轻哼一声。环顾四周,这里早都被梁齐的侍暗暗包围住了,若是她抵抗,他们就会鱼贯而出。

    现在和他们硬碰硬岂不是得不偿失。

    赵思阙站在一众嫔妃之中,梁齐看都不曾看她一眼,她死死的盯着白羽,心道:“她还是来抢夺自己所拥有的的一切了吗?”

    赵思阙尽量的劝说自己,安慰自己能斗得过白羽的。

    她哪里知道,白羽根本就不屑与她斗什么。

    沈皇后站在一众嫔妃前面,她打眼一看就知道白羽和她们不一样,白羽的眸子里根本装不下这个金玉其表的皇宫,跟别说一个草包一样的皇帝。

    “走,朕带你去看看寝殿。”梁齐殷勤的很。

    这时不知道哪个嫔妃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见到皇后娘娘也不行礼。”这话是说白羽。

    白羽装作没听见,别说给皇后行礼了,就是梁齐她也没给他行礼。

    “谁!”梁齐倒是呵斥一声。

    吓得那嫔妃立刻跪下,“臣妾该死,臣妾该死。”

    “你们都给朕听好了,以后白羽不但不用给你们行礼,你们谁见了她都要行见皇后的礼仪。”

    “是。”嫔妃们情愿或不情愿的道。

    以前赵思阙虽然在后宫也是霸道横行,被梁齐宠的无法无天,梁齐却从未有意将皇后之名灌给她,现在这个白羽是什么来头,皇上这是要让她当皇后。

    “走吧。”说着梁齐竟伸出手要拉着白羽。

    白羽像是没看见一般,直接躲了过去,往前走了。

    梁齐面上过不去,但此时也压着,认为他对白羽忍让,能换来她的俯首称臣。

返回目录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